习通身上升腾起蓝紫色的光芒,那是魔剑的光芒。

  魔剑可以堪破命运,斩断时光,艾斯德斯的力量与其相比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毕竟,艾斯德斯最本质的力量是冰,只是冰系力量太强大,以至于可以冰冻时间。

  魔剑的本质力量就是时间。

  通过魔剑,习通清晰看到了艾斯德斯身上的线条,一条条、一道道关系线条以艾斯德斯为原点,向四面八方辐射而去。

  粗略一数,这些线条有几十万、上百万之多。

  每一条都是以艾斯德斯为原点向外辐射,却没有外界的线条成为艾斯德斯的羁绊。

  如同凌驾万物的太阳,让所有人都匍匐在自己的光芒下。

  不愧是一心征服的女王,即便命运也无法将其枷锁。

  而且,每时每刻都有星星点点的光芒从四面八方汇聚,仿佛莹莹之火,落在艾斯德斯身上。

  习通心中一惊——信仰之力!

  艾斯德斯竟然已经在无意识的汲取信仰了,难怪她的实力如此强大,甚至掌握了一丝丝规则的力量。

  原来如此!

  这就是征服带来的报偿吗?

  麾下士兵的敬服,敌对势力的畏惧,这就是敬畏的力量啊。

  也难怪艾斯德斯会如此沉迷于征服的快感。

  毕竟那是信仰之力,连神明都无比渴望的事物。

  然而,在习通惊恐的目光中,艾斯德斯身上浮现出一条红色的线条,颤颤巍巍却异常坚定的向习通延伸过来。

  不!

  不可能!

  习通对这个颜色的线条并不陌生,所以,不等那条红线触及到自己,习通一招魔剑,倏然消失不见。

  艾斯德斯疑惑的眨了眨眼睛,随即两根手指捏着耳际的发丝。

  方才切磋的时候,剑气从她脸侧掠过,将耳际发丝尽数斩断。

  那一瞬间,艾斯德斯清晰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,一种早已遗忘的感觉。

  看着习通消失的方向,艾斯德斯以手按胸,异常坚定的说道:“主人,无论天涯海角,我都誓死相随!”

  天空中,习通长舒一口气。

  原剧中,艾斯德斯在讨伐北疆异族后,突然萌生想谈恋爱的欲望,于是有了和塔兹米的纠葛。

  正因此,塔兹米成了艾斯德斯唯一的羁绊和软肋。

  因为习通的原因,这唯一的软肋也不复存在。

  但是,这并不代表习通愿意接盘背锅啊。

  虽然艾斯德斯身材好、长得漂亮、对爱人也很照顾,但她是抖S女王啊。

  后怕的拍了拍胸口,习通庆幸道:“还好我快!”

  现在去哪呢?

  习通盘算了一下,斩赤瞳世界最大的资源就是帝具,现在已经有所收获。其次就是这里的人口以及人才。

  小皇帝已经被彻底洗脑了,对习通忠心耿耿,并且在习通的指导下脚步坚定地向着“伟大的皇帝”迈进。

  越来越多的城市安装了大喇叭,每天听广播的民众也与日俱增,帝国皇帝以史无前例的方式对整个帝国宣示自己的存在和影响。

  夜袭不用说了,哪怕世界毁灭,他们也逃不出习通的手掌心。

  艾斯德斯为首的狩人也已经落习通的掌控中,随时可以组建。

  唯一还没有被掌控的就是南方叛军了,唔,还有一个安宁道。

  反正闲着没事,习通驾着魔剑一转飞向塔兹米的村子。

  这是帝国北方一个山坳中的小村子,几十户人家世代聚居于此,彼此都沾亲带故。

  塔兹米成为“村庄守护者”之后,十分努力的干活工作,清理村子周围的毒虫猛兽,为大家创造一个适合居住的环境。

  乡亲们对塔兹米交口称赞,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塔兹米三人只是出去几天时间,就带回来一大包财物。

  靠着这些财物的支持,村子里再努力种地,几十年都不用害怕税吏的催逼了。

  村长却与其他人截然相反,整天眉头紧锁,一筹莫展。

  “塔兹米,神说过,你是大将军的命,未来注定要成为大英雄的,怎么能因为一点财物就放弃这种光宗耀祖的机会呐……”

  只可惜,塔兹米弄丢了神的信物,村长生恐触怒神灵,就不敢再让塔兹米出去了。

  可是每每看到塔兹米,村长又会心有不甘。

  这可是光宗耀祖的机会啊。

  村长嘴里咕咕咕叫了几声,从袋子里抓了一把秕谷洒在地上,看着几只老母鸡低头抢食,他再次叹了口气,随即转身回到屋中。

  刚关上门,村长便浑身一颤,因为屋中出现了一个陌生人,那个陌生人的双眼正散发着绚烂的七彩光芒。

  “系统主神,我的主人!”

  习通拿出那个安宁道的神像,“这东西是什么来历,细细道来,一个字都不准漏!”

  随着村长的讲述,习通渐渐明白了事情的始末。

  大概二十年前,一个神秘的路人经过村子,向村长讨了一杯水。

  喝过水之后,路人给了村长一个神像,并留下一个预言:

  几年后,村子里将会有一个叫做塔兹米的男孩子出生,他长大后会跟着退伍的老兵学习剑术,成年后,他会和莎悠、伊耶亚斯一起进入帝都闯荡,立下赫赫战功后成为将军,并且挽救帝国,受到万民传颂。

  同时,神秘人特别叮嘱,像个旁观者,静静观察命运的发展即可,不要泄露天机,更不要试图改变命运,否则,必然给村子带来灾祸。

  村长原本并没有讲这件事放在心上,那个人偶也是随手一丢。

  可是几年后,村子里添了一个男丁,孩子的父亲取名为伊耶亚斯,听到那个名字,酒席上喝得醉醺醺的村长浑身一震。

  他连滚带爬跑回家,到处翻找几年前的人偶,最后还是家里的婆娘从狗窝里扒拉出来的。

  又过了一年,村子里出生了一个女娃,名叫莎悠。

  然后,是一个男娃,名叫塔兹米。

  又过了几年,铁匠家的儿子退伍回来了,这个为帝国服役20年的小伙子却带回来了常人几辈子都无法积攒的财富。

  也就是那一刻,村长彻底信服了。

  他坚信神的存在,坚信塔兹米的将军命,坚信塔兹米可以光宗耀祖,让村民们鸡犬升天。

  说着说着,大颗大颗的眼泪从村长脸上滚落下来。

  “为什么塔兹米回来了呢,前面十几年都等完了,为什么这最后一步走错了呢。”

  “我不该把神像随手丢弃,更不该让黑子亵渎神明。”

  “这一定是神明对我的惩罚!”

  “神啊,你要惩罚就惩罚我吧,这不关塔兹米的事情啊,你让塔兹米成为将军,成为大英雄吧……”

  看着哭得死去活来的村长,习通心中一叹。

  这时候,外面传来一个声音。

  “村长,有客人来了。”

  习通隔着墙向外一看,天人合一下,方圆百里的一切都无所遁形。

  “是娜洁希坦……她终于出现了!”

  零点看书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低配版系统主神,低配版系统主神最新章节,低配版系统主神 奇塔文学网qtshu.com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