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二听到这话,顿时如临大敌的看着朱佩奇。

  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身边这个肥头大耳的家伙是奸细。

  朱佩奇对老二的眼神视若无睹,也对白素贞的话语置若罔闻。

  他自顾自的拿了一根烟,搓了个小火苗点上。

  老二看了看左右,突然发现自己很没有安全感。

  这也是驯兽师的致命弱点,个人实力不强,很容易被敌人斩首行动。

  看到朱佩奇没有下车参战的意思,老二心中慌张。

  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  朱佩奇吐了个烟圈,目光呆呆的看着缓缓淡去的烟气。

  “当然是在思考你的问题,我究竟是什么人?究竟是不是人?究竟应该站在哪边?”

  老二终于明智的闭上嘴巴,他知道,朱佩奇此时正处在一个关键的抉择点。

  自己任何一句话都有可能把本应是友军的他推向对面。

  老二没有责怪朱佩奇摇摆的立场,而是责怪习通识人不明,把这种隐患带进了营地。

  朱佩奇脑海中浮现出与习通初见的情形。

  那个时候的自己有恃无恐,即便打不过,至少跑路还是没问题的。

  可是见识到习通真正的实力后,朱佩奇才明白,如果当时习通想杀自己,自己绝对插翅难飞。

  朱佩奇不傻,他看得出习通的确是对帝国官府充满了怨愤,也正因此,他才会选择留在习通身边。

  也正是这段时间,他深刻明白了习通的实力、势力、潜力。

  虽然习通投靠帝国官府做走狗的行为让他失望,但他隐隐察觉这不是习通真正的想法。

  所以,他没有不告而别,而是继续留下,想要看看习通是否像钩子一样卧薪尝胆图强。

  刚才习通和白素贞的对话他都听见了,一字不差。

  他隐隐有种感觉,习通不止是在和白素贞虚与委蛇消磨时间,还是在向自己隐晦表达什么。

  朱佩奇很希望是脑补成病,如果真是那样,习通就太可怕了。

  “朱佩奇!我不管你是不是叫这个名字,也不管你是不是有身份证,更不管你是为了什么原因才跟在我身边!”

  “我郑重警告你——不要再说造反的话,否则我立刻拿你这颗猪头祭旗!”

  回想着习通当初说的话,朱佩奇隐约觉得,对方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,看破了自己的伪装。

  所以,自己进入营地后没有分配到任何工作,没有担任任何职务。

  那些学员家属养的狗都混上了看门的工作,自己却依旧是白身。

  这次出战与其说是让自己当司机,不如说是把自己这个隐患带在身边,就近监控。

  朱佩奇叹了口气。

  这个习通究竟是多自信,真以为一切都尽在掌控吗?

  然而,即便朱佩奇不愿承认,但他必须面对的事实就是——他不敢对老二出手。

  他挥手间就可以收掉老二的人头,但他不敢冒险。

  他怕习通脱困而出——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几率。

  即便习通死了,白素贞也不会对他出手。

  但习通脱困的话,他就得天涯海角的躲藏了。

  所以,朱佩奇出手了,肥硕的身子仿佛炮弹在兽群中弹跳,踩着兽头,一路直扑白素贞。

  白素贞面色一变,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你是妖!人妖相敌,这是天道!”

  朱佩奇双手一搓,一柄四尺钉耙现了出来。

  “现在,你应该知道天道让我干什么了吧?”

  “妖孽,受死吧!”

  白素贞挥动扇子,卷起一道水幕,阻挡在自己和朱佩奇身前。

  然而,四尺钉耙无视水幕,直接砸了下去。

  如果不是白素贞闪的快,脑袋必然会多出几个孔,变成保龄球。

  没有白素贞维持,习通身周的控制瞬间瓦解。

  白素贞虽然心中察觉不对,但是在朱佩奇的追杀下,根本没心思思考。

  习通心中暗道:这女人手中的扇子什么来路,如果不是悄悄地把水装进系统里,还真有可能被淹死、冲死、卷死。

  不过,朱佩奇的选择令习通十分欣慰,如果不是为了考验他,习通拼着暴露底牌也要蛮力破除禁锢。

  见到白素贞想跑,习通冷笑,脚在地上一跺,一堵石墙拔地而起,恰好挡住白素贞。

  白素贞心中纠结。

  绕路必然会耽误时间,毫厘之差便会被朱佩奇追上、缠住。

  可是不绕的话……

  白素贞手指勾勒出一个纹路,身前石墙瞬间被销蚀出狗洞大小的出路。

  可是这时候,一股熟悉的负重感落在身上。

  还没等白素贞至起腰杆,身前石墙瞬间炸裂,漫天飞石如同散弹枪一样打在白素贞身上。

  噗噗噗噗……

  朱佩奇也被殃及池鱼,身上沾满了灰白色的石粉。不过他皮糙肉厚,根本不把这些伤害放在眼里。

  噗通!

  白素贞无力的跪倒在地上,她伸出手掌撑地,却还是无力的趴倒下去。

  她身上千疮百孔,几乎找不到一块好肉。

  如果她有女娲灵珠,这种伤势根本不在话下。

  只可惜,她没有。

  朱佩奇识趣的站到一边。

  看到习通身上干干净净一滴水都没有的样子,他万分庆幸。

  还好没有对老二出手,否则,自己这会儿必然和白素贞并排躺在地上了。

  习通抓着白素贞的头发将其拎起。

  “好头颅,不知该用什么砍,你帮我出个主意?”

  白素贞惨然一笑,嘴角中又沁出汩汩的血水。

  她这回算是栽到家了,拼尽全力催动宝贝,连一点防身的手段都没留下。

  她本以为自己深思熟虑,缜策无漏,却偏偏算错了朱佩奇。

  她本以为自己掌控全局,胜天半子,却没想到习通从头到尾都在藏拙。

  (习通:如果你不放水,我还真不好赢)

  “你以为你赢了吗?告诉你,我还没有输!”

  习通笑了,“难道不是吗?莫非你这具身体又是试验品?”

  白素贞冷笑,“我的手下抓到四个小喽啰。原本没放在心上,却没想到他们会成为我谈判的筹码。”

  习通脸色一变。

  自己的手机、通讯器全都毁了,让老二询问一番,果然有四个学员一直联络不上。

  “很好,算你赢了!”

  习通心里好气哦,但不得不服软。

  “白素贞,我可以抓住你一次,就可以抓住你两次、三次。不要想着撕票,否则,上穷碧落下黄泉,我也会把你挫骨扬灰!”

  chaptererror();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低配版系统主神,低配版系统主神最新章节,低配版系统主神 顶点小说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